您当前位置: 民俗民风 > 正文
抗倭名将邓子龙与峨山赤字岩石刻
[ 峨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2-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闲时,酷爱书法的陈学林喜欢临摹自己拓下的“威震遐荒”。

赤字岩“威震遐荒”石刻

□ 玉溪日报记者 饶平 文/图

400多年前,明代爱国将领邓子龙率军途经峨山县城西郊时,在赤字岩绝壁上挥毫写下了四个大字“威震遐荒”。然而,前些年,在修建易峨高公路时,这一古迹险些被毁,幸得当地两位退休老人郭洪文、陈学林的奔走疾呼,用实际行动加以保护,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才使公路改道,明代石刻“威震遐荒”从而得以保护下来,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立春之际,记者来到双江街道土官村,找到古稀之年的郭洪文、陈学林两位老人。他俩不仅是发小,还是战友。从部队转业回来后,两人虽然同在峨山,但为了生活东奔西跑,直至退休。回到土官村,两位老人几乎天天都要聚一次,一同登山,一同游玩,可谓是人生难得的知己。

“威震遐荒”的传说

在郭洪文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带他外出,路过离土官村不远的赤字岩,见上面有石刻,不知是什么字。父亲告诉他,那是“威震遐荒”四个大字,是明朝的一位将军写的,但不知这位将军是谁。接着,父亲给他讲了一个在当地流传了数百年的传说故事。

传说几百年前,有一位将军带兵路过赤字岩时迷路,刚好路上来了一个人,将军上前问路,不想来人是一哑巴,问了几句也问不出半句话来。将军不知来人是哑巴,还以为对方不想告诉他,一气之下杀了这个哑巴,用哑巴的血在赤字岩上写下“威震遐荒”四个大字。此后,每逢天阴下雨,“威震遐荒”就会变得更加鲜红。

等郭洪文讲完传说,陈学林摇摇头说:“这个传说纯属无稽之谈,一位大将军不可能如此无知,要杀一个哑巴去写大字。如果真有这个传说,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敌人编造的、诬蔑将军的传说。何况这位将军是邓子龙,是一位爱国将领。”

用实际行动保护明代石刻

八年前,退休在家的郭洪文听说易峨高公路要经过赤字岩,因担忧修路毁了“威震遐荒”的石刻古迹,他立即前往赤字岩,看到修路的地桩刚好打到了赤字岩上面。他知道,只要地桩打到的地方,就是公路即将经过的地方。如此一来,“威震遐荒”将被人为毁弃。他想,文物古迹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宝贵文化遗产,一旦被破坏,如同破碎的镜子难以复原。

郭洪文忧心忡忡地回到村里,找到酷爱书法的好友陈学林。陈学林听说赤字岩上的石刻后,迫不及待地和郭洪文前去观看。但是,因为年代久远,长满野草的赤字岩上一时看不出有什么文字来。陈学林小心翼翼地踩着岩石,揪着低矮的灌木丛,攀上了赤字岩的绝壁,用手一点点去摸绝壁上是否有字迹。

二十多分钟后,他摸到了深约30厘米的横竖字痕。“有了,有了,这就是它了。”他兴奋地叫起来。清理部分杂草后,“威震遐荒”四个大字显露出来。尽管每个字比斗还大,可是因为字上的颜色已经完全脱落,字迹与岩石融为一体,所以从岩下抬头望上去,根本看不出绝壁上有四个刚健的大字。

如何保护石刻文字?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两人从赤字岩的绝壁下搭起脚手架,爬到石刻处重新清理,涂上红漆,让“威震遐荒”四个大字鲜红地显露出来,笔峰集永,红光闪闪,使模糊的字迹光鲜如新,又用双勾法,细细勾勒字迹,回家后再填墨描摹,形成珍贵的墨迹本……

2010年6月,此举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对易峨高公路沿线古迹再次进行勘察,专题研究赤字岩明代石刻文物的保护方案,并呈报省、市相关部门。最终,“威震遐荒”石刻被确定为不可移动文物,施工方把路基改线平移,从而保护了这一明代历史文化遗迹。改线平移工程比原方案增加投资45万元。据了解,这是玉溪市高速公路史上首例改道保护文物的善举。2014年,“威震遐荒”石刻成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邓子龙将军与“威震遐荒”

邓子龙(1531―1598年)是明代中期的爱国将领。1583年缅甸军队侵犯云南,邓子龙率部平定,后留守云南戍边。将军南北征战,不幸在支援朝鲜抗倭战争中壮烈捐躯。据史料记载,27岁前邓子龙是一个风水先生,酷爱挥毫泼墨,赋诗作对。邓子龙在滇12年留存的墨迹,目前仅存两处,除了峨山赤字岩的“威震遐荒”石刻外,另一处是在腾冲的“剑扫风烟”石刻。

邓子龙将军为什么会在峨山题字刻石?那是在明万历年间,地方官吏加紧了对云南各族人民的残酷剥削和压迫,在“榷税使者满天下,致使小民怨声彻天,降灾召异”的压榨下,以普应春为首的新平磨盘山彝族人民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地方暴政斗争,曾一度控制平甸乡(今平甸、扬武),威震滇中,势惊朝廷。明万历十九年(1591年),朝廷令邓子龙领右军,杨威领左军,率师自峨山入新平,扎营于五花山,与普应春的彝家军对垒。在磨盘山的敌军山、核桃箐、白改寨、麻栗湾等处同彝家军进行了激战。彝军因众寡悬殊,于同年七月被官军镇压。

“威震遐荒”的石刻题字即是邓子龙奉命移师玉溪,途经峨山时誓师写下的。《咸丰峨山县志》记载:“明万历年间,游击将军邓子龙征野寇至此誓师,斩贼首之血书之,至今赤色如新,一名赤字岩。”石刻每字高0.95 米、宽0.85米,笔力刚劲,气势雄浑,虽历经400多年,仍赤字如新,神韵异常。

清代峨山进士杜宣有《赤字岩》古风一首——

翠秀西来势嵯峨,水如衣带山如螺。

十里烟霞通小径,悬岩峭壁枕山阿。

中有古迹字无讹,淋漓大笔如挥戈。

将军昔当万历季,剑佩从容鸣玉珂。

将军奋然发谴诃,扫除稂莠生嘉禾。

横身是胆真无敌,赴援诸猛此经过。

当年誓师临绝险,要遗笔迹亦无他。

维石岩岩复浅莎,碧血丹青洒滂沱。

功高天下字如斗,留与遐荒镇邪魔。

迩来兴衰风几何,不见古人空吟哦。

将军意气扶山河,事业光昭史册多。

此石此字不易得,风云变态生顷俄。

丈夫投笔当如是,莫遣岁月空蹉跎。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