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交通旅游 > 正文
吃到枝上一口鲜,就留住了春天
峨山仲春食花记
[ 峨山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1-03-17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L_1615806667636497744

前几天到集市上逛了逛,发现山寨里的老妈妈已把“春意”用背箩背到城里来了,香椿、荠菜、棕花、鱼腥草、藤子花全都一字摆开放在地摊上,让人看上一眼便念念不忘,于是,我再也坐不住了。

峨山乡间的这五种野花你都见过、尝过了吗?少一样都是遗憾。

羊耳朵花

羊耳朵花

从我记事起,我家山地旁就长有几大株羊耳朵花,植株的茎足有碗口那么大,每当春季,羊耳朵花都会开得雪白雪白的,而且香气飘得老远,于是,引来了蜜蜂,引来了我这样馋嘴的人。

羊耳朵花的香气太过于浓烈,采摘时,往往会引发我的鼻炎,但是为了能吃上春天的这一口鲜,这又有何妨呢。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大义凛然,英勇无畏的吃货精神吧!

做羊耳朵花其实无须过多的辅料,配上糯米面,红糖,清水足矣。舂细搅拌做成饼,再煎成两面金黄,黄中微微带焦,这种糯糯的花香味,又怎能抵挡得了吃货的那张嘴呢?

小黄花

小黄花是一种廉价易得的食材,它生长在农村田野各个角落,有土的地方就有它的影子。它还有一个个好听的名字:鼠曲草、清明菜、黄花艾。不过,在我眼里,黄花这两字用在它身上,最温馨、合适不过了。

二三月间的黄花是它一生中最为娇嫩的时期,经历了霜欺露打,往往沉淀到最后的都是精华,黄花在春天便体现出了它内在的价值。

无需用昂贵的油、精细的盐,它的吃法和羊耳朵花有着相似之处,只要与糯米面、红糖相逢,便胜却人间美味无数。

如果说吃羊耳朵花吃的是春天的味道,那么吃黄花吃的自然就是春天的颜色了。黄花有着艾草的清香,淡黄柔软,有着Q弹的劲道,说它是春天的使者,一点也不为过。

马桑花

马桑花

峨山的山上有一种有毒的野果子,名曰马桑果,黑黑的一串串的,成熟的时候像极了商陆。每次上山看到,母亲都不让碰,也许就是这个缘故,我对黑而发亮的野果子都有一点排斥感,就是不太喜欢,马桑就是其中的一种。

不过,马桑固然黑不溜秋令我畏惧,但是春天里的马桑花在所有野花美食中,却因软中带脆,鲜嫩回甘而独树一帜,春天里,不吃一口,着实可惜得很。

食用方法也是简单易做,撸来,焯水,浸泡,配上韭菜炒一下,再来点农村人的“万能油”——大酱,一碗好吃的炒马桑花就做好了。

苦刺花

苦刺花

苦花好吃刺戳手,戳手也要把它摘。我们当地的苦刺花,在过完年就开放了,开放时,即使在野外,空气里依然可以嗅到淡淡的香而不腻,苦而不涩的花粉味。

由于刚刚入春,花少蜜蜂多,采苦刺花时,要防刺扎还要防蜂蜇。以前我妈常说,难得吃的东西,往往是最稀罕的,我想,苦刺花也算得上一种吧!

所有的野花只要能做成美食,都难逃一“劫”,就是下热锅煮,再冷水漂,焯水后的苦刺花,要换水浸泡,使之去除苦味,三日后,它便完美“变身”了。

苦刺花炒肉再配上一些蚕豆瓣会更香,又或者切一些韭菜炒也很不错,又或者焯水后晒干做成干菜,又是另一番滋味。

棠梨花

棠梨花

《棠梨煎雪》这首歌头两句中写道:“青鲤来时遥闻春溪声声碎,嗅得手植棠梨初发轻黄蕊。”棠梨花就如同歌词中写到的一般,初发时裹着黄蕊,在春溪潺潺声中微微摇曳。

在所有花类美食中,棠梨花被众多人喜爱,只因一个“鲜”,一个“少”,一个“可口”。我的老父亲识得每年二月底在某个地方有一方水土,长有七八株棠梨,本人三生有幸,能有此口福,在春天总能尝上几碗。

棠梨花焯水浸泡去掉苦涩,遗留下来的花有着红糖一样的焦香,再切几块干豆豉炒熟,我猜想,这种美食的香气,总会刺激着你的味蕾,让你欲罢不能地甩掉几大碗米饭。

花是春天的花,菜是春天做的菜,吃货总能创造奇迹,不吃是你的错,不提醒你是我的错,若是错过了就成了遗憾,遗憾在漫长的一年里让你左思右想:是不是该到吃棠梨花的季节了。

为此,我郑重地提醒大家,要想把春天留住,就把这五种花,全吃到肚子里去吧!(通讯员  杨丽萍  文/图)

编辑:李海燕  终审:柏云飞
分享到:
相关链接